墨鹭——看到我请让我继续咸鱼

没有婚刀,拒绝腐向
会不定时填坑,挖坑
更新随缘系列

春药梗【2】

  #我来兑现承诺了

  #逮住谁灌谁系列

  #算是久违的更新

  #咸鱼要出锅啦!

  #一瓶剂量为五毫升

  #隔壁同事友情提供

   #ooc是我的

  

  

  

  

  

  

  

  

  

   石切丸

  

  “papa,来,把这些喝掉。”审神者一脸微笑的看着石切丸,石切丸有些无奈看了一眼自家主公,对于审神者的心血来潮本丸的众刀还都是很纵容她的。

  石切丸随手拎起一个小瓶子,青色的液体在瓶中微微晃动,石切丸拧开盖子试探性的喝了一瓶,毕竟五毫升并不是很多也就是一口的量,青苹果的味道布满口腔。

  石切丸笑了笑,这大概是审神者突发奇想用来捉弄人的东西吧,相当淡定的将剩下的八瓶喝了一大半,直到最后一瓶的时候石切丸才察觉到房间内的温度似乎有些高,但也没有到不可忍受的地步。

  将最后一瓶喝完之后石切丸还将所有的瓶子收拾好了,直到石切丸即将踏出审神者的房间的时候才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身上的温度直线上升,脸颊的温度也在不断增加。

  身体温度上升造成了汗水不断从皮肤上渗出,石切丸抬手擦了擦已经流到下巴上的汗水,应该说幸好内番服很宽松,至少表面上没看出什么不该看到的。

  石切丸的反应虽然慢了一些,但是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还是一清二楚的,自家孩子不听话该怎么办?当然是日一顿了,一顿不行可以日两顿嘛。

  

  【爸爸我错了,别来了,腰要断了】

  【腰:我今天话放在这,就算你身高再高,体力再好,XX再大,我也能坚持住!!哎呦卧槽,老子要离家出走!!】

  

  

  

  巴形

  

  巴形微微侧头看着审神者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兴冲冲的跑出房间,几分钟之后审神者抱着一个小盒子跑了回来,巴形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低下头继续处理审神者塞过来的工作。

  “巴形,尝尝好不好喝?”审神者将一个小瓶子,浓浓的甜腻的味道从被拧开的瓶子里飘了出来,巴形有些怀疑这一个小瓶子里是浓缩糖精,出于主控属性,巴形十分淡定的接过瓶子一口喝了,虽然闻着甜的要死,喝着却没有那么甜。

  “来来来,把这些全喝了。”看着巴形喝完一瓶之后没什么反应的样子审神者索性把小盒子直接放在巴形面前“……”巴形淡淡的看了一眼审神者,按照审神者的尿性,他总觉得审神者有什么阴谋。

  但是巴形还是默默的拿过盒子中的小瓶子,好在每瓶的量也并不,巴形还是很快就喝掉了一大半,审神者看到巴形的脸很明显的有些发红,但是巴形却没什么表情。

  喝完八瓶之后巴形觉得自己身下似乎有了奇怪的反应,脸的温度也高的吓人,巴形只好求助的看向审神者,但是审神者十分果断的挪开了眼神,巴形只好将最后一瓶喝光。

  巴形忍不住将手放在胯间,似乎想要掩盖什么,脸红扑扑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十分可爱,审神者差点没有按捺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扑上去。

  “主……”巴形有些慌乱的看着审神者,他没有前主对于人类的一切都一无所知,即使他能完美处理各种工作或者突发事件,但是现在面对陌生的感觉反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忍屁忍,直接上了再说。】

  

  

  

  蜻蜓切

  

  你以为我会睡切叔么?

  恭喜你,猜对了,枪里面非切叔不可。

  

  蜻蜓切坐在部屋之中面对着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面前的小瓶子有些无奈,审神者在出门前将一个盒子交给他,让他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喝完,她回来要检查。

  既然是审神者的命令,蜻蜓切自然是接了下来,蜻蜓切试探性的打开一个瓶子,将瓶子中的液体喝掉之后有些酸甜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开,喝起来有些像是果汁一样。

  将所有的喝掉之后蜻蜓切只觉得胯间有些胀痛,身体也有些无力,身体温度直线上升脸红自然也是理所当然,就当他想要去冷却材里泡个冷水澡冷静一下的时候审神者回来了,而且一进门就直接把门关死了。

  蜻蜓切有些尴尬的想要遮住自己身体的异样,审神者看着蜻蜓切尴尬的样子上下扫了他一眼,看到蜻蜓切的胸肌审神者极其丢脸的吸溜了一下自己的口水。

  

  【肾不行了,嫖不动了】

  

  #药婶

  #偷拍

  

  

  

  

  

  

  

  审神者最近多了个习惯,那就是偷拍自家的近侍大人。

  

  “大将!”药研颇有些无奈的用手中的文件拍了拍审神者的头顶,面对面前这个不知道想起什么笑的傻乎乎的人的时候十分无奈,但有什么办法呢,自家的恋人,还不是得跪着接着宠。

  

  “嗯?怎么了,药研。”傻乎乎的审神者被拍了之后迅速回过神“认真工作。”药研伸手掐了一下她的鼻尖,看到她皱起眉之后才松开了手。

  

  “嗨嗨,我知道了,药研也来帮我嘛——”审神者伸手抱住药研的腰,脑袋在他肚子上蹭来蹭去。

  

  “我知道了。”药研拍了拍她的头,示意少女放开自己,顺手拿过比较多的那一摞文件走到一旁的桌子旁坐下开始认真工作。

  

  审神者拿过笔看似认真的批改文件,事实上小眼神早就飘到一旁的药研身上了,药研略微低着头认真的看着手中的文件,鬓边的发丝滑落,他一手将发丝挽到耳后,一手在文件上签下名字。

  

  审神者眼疾手快的拿出手机对准药研按下了拍摄键,药研察觉到她的动作抬眸就看到少女捧着手机笑的蠢兮兮的,审神者偷拍他的事他早就知道,只不过没有说破而已,可不要小瞧极短的侦查啊。

  

  “大—将!动作停下来了哦。”药研看着她偷偷藏起手机之后才出声提醒“是是,我已经会努力工作的,药研大人——”也许是因为拍到了满意的照片,审神者心情很好,还开起了玩笑。

  

  药研好笑的摇了摇头,然后低下头快速的处理着手中的工作,毕竟身为近侍不仅仅是帮审神者处理书面文件,本丸的的事物同样需要药研帮忙,好在长谷部和巴形也会帮忙,倒是不会太忙。

  

  等处理好手头的文件之后审神者趴在桌子上装死“今天的工作已经差不多做完了,药研!我请求休息!!!”审神者一手撑着下巴看向一旁的药研。

  

  “大将,休息之前至少要将工作完成。”药研伸手推了一下眼镜,紫罗兰色的眸子中透露些许无奈“诶——可是我都已经做完了。”审神者无力的靠在椅子上,仿佛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

  

  “大将。”

  

  审神者听到药研的声音扭过头,就看到药研摘掉眼镜向自己走过来,手一伸直接将自己困在椅子上“药,药研?”审神者看着近距离放大的脸脸颊爆红,头上甚至具象化的出现了蒸汽。

  

  “大将,如果不认真工作,可是会有惩罚的。”药研唇角微微上扬,压低的声线充满了磁性,药研意有所指的伸手点了点审神者的嘴唇。

  

  “药研,上班时间耍流氓可是要被扣工资的!”即使内心慌得一批脸上仍旧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哦?大将的意思是下班之后就可以了?”药研撇了一眼桌上的闹钟,时针已经迈过了了六点。

  

  “大将,不如我们好好来探讨一下偷拍这个问题吧。”药研打横抱起审神者,原本还想挣扎的她听到药研的话仿佛被定格一般,内心慌得一批。

  

  “啊!!!!药研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听到房间内的声音,原本想敲门找药研处理事物的长谷部顿了顿,最后转身离开,仔细一看,手头的工作还是很简单的,还是自己解决吧。

  

  今天的审神者也是被日的一天呢。


春药梗【1】

  #我来兑现承诺了

  #逮住谁灌谁系列

  #算是久违的更新

  #咸鱼要出锅啦!

  #一瓶剂量为五毫升

  #隔壁同事友情提供

   #ooc是我的

  

  

  

  

  

  药研

  

  看着面前的几个盛着淡蓝色药剂的瓶子眉头一挑,早知道他就不应该为了鼓励审神者完成工作而答应她完成之后答应她一个要求,看着审神者不怀好意的表情就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药研,没别的要求,把这些喝掉就好。”

  审神者笑的一脸无害,只是拿起一个瓶子掀开盖子递给药研, 药研看着递到自己唇边的瓶子有些无语的推了推眼镜,伸手接过后一饮而尽。

  口中被一股甜腻的感觉顶的差点吐出来,这要是不知道的大概会以为自己喝了一瓶糖精吧,药研看了看面前,还有八瓶,秉着长痛不如短痛的理念,药研打开了第二瓶,接连几瓶之后他突然觉得这东西还有点挺好喝的,像喜欢甜食的弟弟们一定会西华路这种味道。

  喝到第六瓶的时候药研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热,下身的短裤似乎有隆起的趋向,这要是再不知道自己喝的什么药研觉得自己可以告别治疗行业了。

  药研伸出一只手将脖颈间的领带松了松,另一只手拿过了桌上的药剂,既然答应了审神者他自然会喝完这些。

  喝到第八瓶的时候药研觉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不少汗水,身上的衬衫也被汗水浸湿,白大褂早就被扔到了一旁,领带也被拽了下来,衬衫的纽扣也被解开一部分露出了好看的锁骨。

  药研擦了擦鼻尖上的汗水,将有些碍事的眼睛丢在桌上,将最后一瓶倒进嘴里后拉过一旁的审神者吻了上去,唯一的解药就在面前,他可没有放过的道理。

  

  【药研,药哥,药总,求放过!!】

  【一期,一期你听我解释!!!!】

  

  

  堀川

  

  “喝完这些?”堀川看着整整齐齐摆放在盒子里的九个小瓶子有些疑惑,看着审神者点了点头之后脸色有些复杂的点了点头。

  这东西是什么他是不知道,不过看审神者的样子,希望不会是什么整人的新法子,早知道就不因为心软答应审神者陪她玩儿大冒险了,就算答应了,也不应该一时嘴贱选择了大冒险。

  “好吧。”堀川有些认命的点了点头,伸手拿过一个瓶子,淡粉的颜色普通樱花一般,打开盖子一股淡淡的甜味飘了出来,堀川鼓起勇气喝了下去,倒是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味道。

  喝到第四瓶的时候堀川突然觉得有些热,是因为穿太厚了?堀川用一只手给自己扇了扇风,忍不住将拉链拉开一部分,然后将第五瓶喝了下去,脸上渐渐泛起红晕,鼻尖渗出些许汗水。

  “主公,我觉得房间的空调可能调的有些高了。”堀川一边吐槽了一下自家超怕冷的主公一边将外套脱掉, 里面的衣服已经紧紧的贴在了身体上。

  

  喝掉第八瓶之后堀川觉得自己的脸有些过热,搞笑一点的说的话那就是都能煎蛋了,而且身下似乎也渐渐起了反应,放好最后一个空瓶之后身体的异样让他明白了自己刚刚喝的是什么。

  宽松的运动裤被顶出一个隆起,眼看审神者准备跑路堀川一把拽住审神者,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表情之后直接拖着审神者进了卧室。

  

  【腰疼,求放过!!!】

  【我是审神者的腰,我好累】

  

  

  骨喰

  

  骨喰刚刚出阵回来就被审神者拽进了房间,就连身上的出阵服都还没来得及换,有些疑惑的看着审神者将一盒小瓶子放置在自己面前,淡紫色的液体在瓶子内晃动。

  “全部喝掉?”骨喰难得的开了口,看着审神者严肃的点了点头后抿了抿唇,倒是没再问什么,直接拿过一个瓶子打开之后喝了下去。

  看着颜色还以为会是什么难以言喻的味道,却没想到有一股淡淡的花香,虽然有些不太适应,倒也不是喝不下去,很快就喝了五瓶,五瓶下肚骨喰的脸上有些发红,甚至耳尖都红透了。

   骨喰忍不住将身上的外套脱掉,虽然这样有些失礼,但是现在也顾不得那些了,身上灼热的热度让他想到了炙烤刀身的火焰,只不过这火焰并不是在外部燃烧的。

  看着审神者将剩下的几瓶都打开了,骨喰摘掉了手套试图用手上的凉气让自己脸上的温度降下来,又喝掉两瓶之后骨喰突然停了下来,一只手放在唇边,脸色似乎变得更红了,这次叫脖颈都有些泛红。

  骨喰觉得自己隐藏在桌下的身体似乎起了反应,有些紧的裤子被顶出一个弧度,因审神者就在对面骨喰的内心只觉得有些羞耻。

  面前还剩两瓶,骨喰看了一眼对面审神者,咬了咬牙将剩下的两瓶一饮而尽之后随手抓过一旁的外套想要出去却没想到被审神者直接扑倒。

  灼热的温度让他下意识想要寻找冰凉的地方,而审神者略低的体温给了他一个解热的好地方。

  

  【骨喰,乖啦,快出来吃饭】

  【一,一期,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么?(怂巴巴.jpg)】

截止了截止了,147瓶,回家翻刀帐挑刀去,最近会尽快产出的!

春药梗

#占tag致歉

最近在隔壁tag看了好多多少赞换多少瓶春药给角色喝的梗,我突然也很想玩儿一下,有没有人想看的?

反正我这个万年老咸鱼也想奋起一下子,一个赞一瓶春药,多了就每个刀种挑两个人,少了就随便挑人。

太惨了我就直接删了就当没有发生过,那我就继续咸鱼

时间到明天我上线为止

18:05截止了截止了,哇,你们真凶残,147瓶,等我回去挑一挑,看看给谁灌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投喂系列
  #原创女主X丹青
  #试图甜甜甜
  #大概也许能让我找回灵感
   #七色手游乙女向同人
   #  @笔端风月
  
  
  
  
  
  
  
  顾盼卿以前从不觉得自己是个痴迷美色的人,更何况修仙者中哪个是丑的? 她见过无数美人,就连那个河伯月染生的一副绝无仅有的美貌,除了让她不得不赞叹对方确实貌美之外也没有生出别的心思,偏偏到了这位面前,她却失了言语。
  
  尤其是相处之时,对方真真是让她深刻理解了温润如玉这四个字的含义,不论是待人接物,还是行事风度都让她忍不住想要再深入理解一些。
  
  顾盼卿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着丹青发呆,平日里仙门里若是没什么事的时候她总会跑来与丹青坐一坐,即使两人不经常说话,各自做各自的事,却也没有什么尴尬的气氛。
  
  他真好看啊,比那个月染还好看,天底下怕是没谁再比丹青更好看了。顾盼卿一手拿着书看着似乎是一副认真看书的模样,但是目光早就忍不住偷偷看向了一旁正在作画的丹青。
  
  “丹青。”顾盼卿曾不止一次唤过这个名字,无论是什么时候,丹青似乎永远都在她身旁,回应她的每一次呼唤,这次自然如同往常一样。
  
  “我在。”丹青略带笑意的眉眼望着她,似乎那双眸子之中除了她便再也盛不下任何人一般,顾盼卿看着丹青那微微上扬的唇角与含笑的眼眸忍不住红了脸最后连耳尖都没能避免。
  
  “丹青,还没好么?”
  
  丹青几日都未曾作画,今日一来发现丹青居然在作画,却还不让她看,说是完成之后才会给她看,就算是内心急得抓耳挠腮的,顾盼卿硬是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坐在一旁看着杂记,只不过这心思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好了。”丹青也知道顾盼卿不是个特别能耐得住性子的人,尤其是心里还有事的时候,就算装的再风轻云淡,他也能看出表象下的真实。
  
  “我要看。”对于丹青的画作她一向十分捧场,更别提丹青的画技确实高超,无论是人物,还是花鸟鱼虫,亦或是飞禽走兽再或是草木山石,在他的笔下总是别有韵味。
  
  “墨迹未干,莫急。”丹青有意不想让顾盼卿看,哪怕是找了个不像理由的理由,也让人不忍反驳。
  
  “此番前来,是有何事?”平日顾盼卿虽也会常来,却极少一大早就来,毕竟她身为掌门,平日里总是有一堆事物等着她做。
  
  “也没什么事,不过有些疑惑的事罢了。”顾盼卿略微思索过后便摇了摇头“还是算了,看到了你我便觉得我这事还是不能与你说的好。” 看着你那张脸,还怎么说的出我其实是想问每每看到你那张脸总是脸红心跳是怎么一回事。
  
  “若是哪日有了烦恼,便来找我。”丹青从不是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更何况对方还是女子,许是有什么闺中烦恼,本想找人诉说结果找岔了人罢了。
  
  “若是有朝一日,自会来找你倾诉,到那时你可莫要嫌我啰嗦。”顾盼卿忍不住露出一个笑,丹青一向如此,知你有心事不愿提,便会岔开话题,君子大概是如此了吧,不像九璃,若是九璃怕不是要给她一个脑瓜崩了。
  
  “怎会。”丹青绕过书桌来到她面前,抬手抚了抚她的发顶,温热的触感直接让她红了脸,胸膛之中的心跳也快速的跳了起来,让她产生了一种心都要跳出来的感觉,连忙找了个理由逃之夭夭,留下丹青一个人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轻笑出声。
  
  等忙完仙门事物,又指导了几位弟子的修炼,前往灵植园给那几颗娇贵的雪莲浇了水之后顾盼卿再次来到丹青的房间,丹青似乎不在,桌上还摊着早上未曾见过面貌的画卷,好奇心指引着她来到书桌前。
  
  随着距离的拉进,顾盼卿隐约能看到画卷中似乎是一位女子,她突然想起丹青似乎是靠给女子画像来修炼的,这次的画像不知又是哪位女儿家,怕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吧。
  
  等在书桌前站定,她才发现画中人原来是自己,仔细想想,以往丹青似乎从未给她画过画像,他不提,她也不会多问,如今这般,却真是一个大惊喜。
  
  “你来了。”就在顾盼卿出神的时候丹青从门外走了进来,正好看到她站在书桌旁愣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顾盼卿听到声音抬起头,看着丹青慢慢走近,背后的阳光似乎给他镀了一层金光,更衬得他如同九天之上的神明。
  
  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午时与九璃的谈话,许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缘故,也可以说是无话不谈,她提起自己面对丹青时总觉得自己心跳加剧,看到丹青含笑的眼眸时总是忍不住红了脸,但不见他时,却总是忍不住想起,她想她也许是病了。
  
  “你是病了,得了一种名为相思的病。”九璃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她没看懂,最后还挨了九璃一个脑瓜崩,顾盼卿抬手摸了摸还有些隐隐作痛额头,又摸了摸胸膛之中正在狂跳的心,她突然笑了,病便病吧,总归是能好的,若是不能,那也没什么。
  
  “嗯?”丹青看着看到他又出神的顾盼卿有些疑惑,好在顾盼卿很快回过神,露出了一个微笑“无事。”
  
  若喜你为疾,哪怕药石无医,亦甘之如饴。

想更改一下猫咖的设定,能够连接任何时代的神奇猫咖店,猫咪设定也要改一改,我是删了重修呢?还是删了重修?

  #发个人设
  #专开车专用
  #开后宫的婶
  # 不独宠了
  
  
  
  
  
  
  
  姓名:伊莱
  
  性别:女
  
  性格: 性格恶劣,喜欢调戏人,喜欢卖萌装可爱,喜欢看别人情动却又不得不忍耐的样子,有些恶趣味,经常说出让人脸红心跳的话。
  
  年龄:保密
  
  身高体重:130/40kg
  
  外貌: 一张很有欺骗性的可爱脸庞,双眼为紫色,笑起来可以看到隐藏的虎牙,黑色的及腰长发,平日里喜欢绑着马尾,出门的时候会绑成双马尾装嫩。
  
  近侍:轮班制
  
  婚刀:保密
  
  喜好:喜欢毛茸茸,喜欢吃东西【某种意义上也喜欢烛台切】最喜欢的事情是寝当番,对小孩子无感【结果被药研日了个爽】喜欢装小孩子卖萌挑逗别人。
  
  约定:和所有的兄长都约定不准对他们的弟弟们下手【结果被药研打破了】
  
  身份背景: 是一只魅魔,误打误撞成为审神者,一开始隐藏很深只是经常出门,某次意外被初始刀发现就引诱了自家初始刀,之后陆陆续续也和其他付丧神发生关系,但是清光的位置是最高的,可以自由变化身形,但是因为某种恶趣味就一直没变过。

中秋啦!各位中秋快乐,虽然中秋了,但是我憋不出贺文QUQ,只能说一句中秋快乐了

欧皇本皇:

安利一款码字软件,墨者写作。
墨者写作最近在空间比较火,上线也仅仅只有短短半个月时间。但是在我看来对于一款码字软件来说,反响还是不错的。
墨者的界面非常简洁明了,是我喜欢的简约款。
而且码字内容是瞬间同步的,不需要担心丢稿。
而且码字的时候是自动排版!自动排版!自动排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用了墨者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排版问题!(ntm
然后我最喜欢的一个功能,大家也应该清楚,码字锁定,也就是俗称的,小黑屋。
小黑屋有两种锁定方式,分别为字数锁定和时间锁定,当然你也可以两个一起开。
试了试感觉效果不错,非常棒的杀鸽软件(buni)
我大部分是双开锁定然后激情码字,设定半个小时1k字出来2k4,了解一下吗?(ntm
所以,大家和我一起用墨者呀!【疯狂示意.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