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鹭——看到我请让我继续咸鱼

嫁刀清光,拒绝腐向
会不定时填坑,挖坑
更新随缘系列

   #儿子的人设
  #大概是日常向
  #具体未定
  #先扔人设
  
  
  
  
  
  姓名:九条凛【九条清矢】
  
  性别:女 【男】
  
  性格: 安静,对孩子们的吵闹很放纵,擅长厨艺,温柔内敛,时常带着笑意,偶尔会发呆,隐藏性格是调皮。

  年龄:17岁
  
  身高体重:168cm【还在增长中】60kg
  
  外貌: 一头银灰色的长发,眼眸是紫罗兰色,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左眼眼角下有一枚赤红的泪痣,皮肤白皙,五官偏女性化,在本丸时身着巫女服,偶尔外出会让付丧神帮忙搭配。
  
  近侍:排班制
  
  婚刀:暂无
  
  身份背景: 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和姐姐关系很好,特别喜欢姐姐,结果姐姐在童年时期病死了,本来喜欢调皮捣蛋的他一夜之间就乖巧了起来,慢慢的性格向着姐姐的性格发展乖巧懂事,温柔爱笑,还是全能学霸,虽然衣服还是男装,但是留了长发,因为长得还很像女生就被学校的人嘲笑,欺负,后来就不愿意上学了,在十七岁生日的前一天,父母在赶回来的时候在一次空难中去世,就当他浑浑噩噩在街上游走正好政府的人碰到他以为他是女生然后邀请他成为审神者,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态就去了,结果直到身体检查才发现他居然是个男的,但是已经没办法改了,便直接将他送进了本丸。

  #发个人设
  #以后清婶日常的主角
  #开长坑是不可能了
  #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姓名:赫斯缇雅
  
  性别:女
  
  性格: 温柔爱笑,喜欢小孩子,喜欢可爱的动物,略微颜控,比较喜欢安静,但是也不会讨厌热闹的场合。
  
  年龄:20岁 【实际年龄是秘密】
  
  身高体重:170公分55kg
  
  外貌: 淡蓝色的及膝长发,淡蓝色的眼眸,一双桃花眼,挺翘的鼻梁,小巧的樱色唇瓣,时常穿着巫女服,似乎是不会穿便服,也因此多数都是付丧神们来帮她穿衣服。
  
  近侍:加州清光
  
  婚刀:加州清光
  
  身份背景: 人鱼一族的歌姬,原本因为声音被奉为歌姬,却因为不愿意给人类的帝王献唱,被帝国巫女诅咒,只要一开口就有人死亡,也因此被族人驱逐,意外被政府发现拥有强大的灵力,因此成为了审神者,喜欢本丸的温馨氛围,但是害怕自己的声音会导致刀剑死亡所以从来没有开口说话过。
  
  

  #药婶
  #久违的药婶文
  #填自己的脑洞
  #坑多,脑洞更多
  #药研X抑郁症婶
  #ooc我的锅
  
  
  
  
  
  
  
  
  
  
  
  “加油!”少女站在一座本丸面前给自己加油打气,她因为抑郁症的原因没办法进行正常的人际交往,听说刀剑付丧神会对审神者十分友好,才选择了就任审神者,今天是她第一天上任,她想给付丧神们留下一个好印象,和他们好好相处熟悉相处之道,然后,好好活下去。
  
  “你们好,我是新就任的审神者。”少女推开门,面对站在门口等待的付丧神们露出一个十分友好的笑容,只是对方似乎并不太欢迎她,付丧神们冷漠的态度在少女的心上狠狠地戳了一刀。
  
  “那个,我……”少女的低下头有些不安的拧着自己的衣角,付丧神们上下审视着少女,看到少女的样子也只是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少女低着头任由付丧神们打量,然而付丧神们的沉默触动了她敏感的神经,第一印象,真是糟糕透了,少女不由得在内心苦笑。
  
  “呦,大将,我是药研藤四郎,我和兄弟们都请多关照了。”少女听到声音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只见一位有些紫罗兰色眼眸的少年对她伸出了手。
  
  少女有些犹豫的将手放在药研的手上,下意识抓紧了药研的手,仿佛深处深渊的人抓紧了那根承载希望的蜘蛛丝“请多指教。”少女一手牵着药研努力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拜托药研君做我的近侍,可以么?”少女站在属于审神者的房间中看着面前的少年有些小心翼翼的问到“当然可以。”药研一手扶着本体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那就拜托你了。”少女的眼眸中隐约透出一丝欢喜。
  
  “药研,你为什么要接受那个人!”药研接下近侍任务之后一踏入房间就被自己的兄弟们围起来质问。
  
  “不管怎么说她也只是一位少女。”药研伸手揉了揉乱的发顶,只可惜乱头一扭并不搭理药研,药研垂眸,有些沉默的收回手然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入住近侍房。
  
  翌日一早少女洗漱之后下楼吃早餐,原本热闹的餐厅在她进入的时候顿时鸦雀无声,寂静的场面仿佛一座大山压的她喘不过气。
  
  “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和泉守现在少女的背后看着少女的样子有些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长发,都已经到了餐厅门口不进去吃饭反而站在门口是在想什么?
  
  “对,对不起。”和泉守突然说话吓了少女一跳,她转过身下意识的弯下腰小声的道歉,然后余光又看了看过于压抑的餐厅最后还是选择离开餐厅,如果她在的话糟糕的情绪也许会影响别人的食欲。
  
  少女离开餐厅之后在本丸漫无目的的游荡,最后向着本丸后面的山上走去,她摸了摸咕咕作响的肚子最后蹲在一棵树下,森林之中弥漫着树木的香气。
  
  以前在家的时候每次她心情不好也会跑到家附近的森林里,虽然知道这样会让家人担心,但是她还是喜欢自己一个人跑进森林,然后默默一个人待上半天,最后被找来的家人带回去。
  
  现在也不会有人来找自己吧,少女看着远处的本丸,少女将脸埋在双臂之中,内心充满了对自身的不认可,像这样糟糕的自己,果然还是死掉比较好吧,活着也只是浪费社会资源,死掉什么的,不是最好的选择么?
  
  少女将手摸向藏在口袋之中的美术刀,少女拿出美术刀一格一格的将美术刀推了出来,然后将刀尖对准了自己的手臂,上面已经布满了血痕,看着虽然恐怖过几天也就消下去了,忽然她听到了脚步声连忙将美术刀收好。
  
  
  药研看到少女离开餐厅后拿着她那份早餐走出了餐厅,至于背后的议论声直接被他无视了,“大将,我进来了。”药研端着托盘拉开门,出乎意料的是少女并未在房间内。
  
  药研放下托盘后在房间里找了一圈也没能找到,只好除了房间在本丸的范围内寻找,最后是在距离本丸有些距离的森林中找到她的。
  
  “大将。”药研找到少女的时候发现她正在发呆“药研?”少女听到声音扭过头,正好发现了找过来的药研,原来,还是有人会关心自己的么?
  
  “你没事吧。”药研叹了口气走了过去“没事,抱歉,让你担心了。”少女双手抱着双膝靠在一旁的树上,脸上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那,跟我回去吧,您还没有吃早餐。”药研略微弯下腰对着少女伸出了手,少女抬起头阳光顺着树叶之间的间隙落在药研的身上,被阳光照射的脸庞隐约透出一股圣洁之感,就好像怜悯世人的天使,药研君,你就是来拯救我的天使么?
  
  “就这么跑出来找我,你也没有吃早餐吧。”少女伸手握住药研的手接力站起身笑眯眯的看着药研的侧脸。
  
  
  “药研君,送给你。”少女双手捧着一枚金色的御守,满心满眼只有药研的身形,药研看着少女手中的御守有些犹豫,金色的御守在付丧神们心里默认是定情信物。
  
  “谢谢你,大将。”药研看着少女开心的样子略微犹豫之后还是收下了御守,在内心安慰自己她毕竟是新审神者也许是不知道,等她找到心仪的刀剑之后再还回去好了。
  
  走廊的拐角处清光正好目睹了两人的行为,待药研走了之后躲在暗处的清光才走了出来,少女看到他之后脸一僵,随后又扬起了微笑问好,虽然与刚才的笑容没什么分别,但是在清光的眼里只觉得这笑容有些刺眼,只因为那双眼眸中多了一丝小心翼翼,清光不由得有些烦躁,他有没做什么至于这么害怕么。
  
  “我还有事,先走了。”清光点了点头示意之后直接离开了庭院,只留下笑容有些僵硬的少女,少女站在庭院中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又给自己加油打气,今天能笑着和清光问好,明天就可以和他聊天了,这是一个进步!
  
  深夜,本丸的付丧神们都已经陷入沉睡,少女躺在穿上沉默的看着天花板,深夜往往容易让人胡思乱想,寂静的环境更容易引起心中的负面情绪。
  
  睡不着的少女决定起身去庭院里坐一会儿,她随手扯过一旁的毛毯,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春日的庭院中还有些凉,倒也不是不能忍受,少女披着毛毯坐在庭院之中,闭着眼感受着空气中的微风。
  
  “大将,这么晚还不睡,熬夜可不是个好习惯。”少女突然听到药研的声音被吓了一跳,扭头一看药研穿着内番服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药研,天还很凉小心感冒。”少女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示意药研坐下,药研伸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后还是听从少女的话坐了下来,然后就被一张带着少女体温的毛毯裹住了身体。
  
  “药研也是睡不着么?”少女将毛毯分给药研一半双手抱着膝盖侧头看着药研“只是听到大将偷偷溜出来不放心出来看看。”药研又向少女身旁靠了靠,然后帮她裹紧了身上的毛毯。
  
  “药研真是个温柔的人啊,嗯,也相当可靠。”少女将下巴放在膝上微微侧头笑眯眯的看着药研“还是早点休息吧,晚睡的话可是会长不高的。”
  
  “大将,按年龄来说我都已经几百岁了。”药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忘了。”少女有些无辜的看着药研,事实上她是真的忘了,谁让短刀们就是一副正太模样,而且还有小孩子的性格,很容易让人忽略他们其实是百年老刀了。
  
  “大将,你失眠么?”药研微微叹了口气侧头看着少女“算是吧,最近助眠的药也吃光了,就有一点。”少女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一双黑色的双眸隐约有光在闪烁,仿佛有星辰在她的眼中。
  
  “回去吧,明天我帮你配一些。”药研站起身将手递给少女“药研还真是万能啊。”少女笑了笑倒是顺着药研的意乖乖的起身回房,少女躺在床上叹了口气,希望明天是美好的一天。
  
  第二天一早,少女如同往常一样洗漱过后先安排着日常内番和出阵远征的人员,而药研则是帮少女拿早餐过来。
  
  虽然她也想和和气气的和大家一起吃早餐,但是面对人多的时候难免会觉得不适,也因此有些刀不愿意再来餐厅吃饭,都是选择在自己房间解决,看着在餐厅吃饭的刀越来越少少女最终还是选择自己独自用餐,总不能让自己影响了别人。
  
  少女每天默默的做好所有的事,努力让自己能够向自己的前辈一样优秀,行事作风也慢慢偏向前辈,她内心也希望本丸的付丧神能够接受她。她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讨厌,明明自己一直让自己向他们期待的样子靠近,但是付丧神们的态度一直没什么改变。
  
  就在少女批改文件的时候熟悉的情绪突然来临,她握着笔的手都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药,药在哪里?”突如其来的情绪让少女有些溃不成军,手中不停的翻找着自己的 药,原本收在抽屉中的药突然找不到了,就在她慌乱的翻找的时候药研正好走了进来。
  
  “大将,你再找什么?”药研看着少女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奇“药不见了!”少女的语气有些焦急,甚至都快哭出来了“是助眠的药物么?不是说已经吃完了么。”药研走到一旁的桌旁放下手中的托盘。
  
  “不是,是控制我情绪的药!”少女蹲在地上双手有些颤抖,内心的情绪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你等下,我去问问其他人有没有见到”药研看着少女的样子连忙转身除了房间,这几日也有其他付丧神来过,可能是谁捡到了,然而问了一圈都没人拿到,最后只能先回到审神者的房间。
  
  
  少女靠在卧室的门内双手搭在膝盖上双眼放空望着天花板,她的脚边散落着几张被撕碎的纸片和一枚带着些许红色的美工刀,一缕红色的液体顺着少女的指尖滑落。
  
  “大将!大将!”药研一踏入少女的房间就闻到了淡淡的铁锈味,然而他很快反应过来这并不是铁锈的味道,而是血腥味,自然而然的他就想到了刚刚情绪不稳的少女,然而少女的卧室被反锁,没办法打开门的他只能拍门试图引起少女的注意。
  
   但是审神者房间的钥匙只有她自己有,就连备用钥匙都是审神者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如今这种情况只能找别人帮忙了。
  
  药研快速离开房间找了其他付丧神过来帮忙,打开门后就看到少女垂着头靠在墙边不知道在想什么,少女的左手边的地面已经被鲜血染红。
  
  药研从卧室的一角翻出急救箱准备给少女包扎,他刚一拉开少女的袖子就被她手臂上密密麻麻的血痕惊的楞了一下,但还是帮她包扎好伤口,包扎完毕后少女倒是突然伸手将药研推到,自己跑到房间另一角蹲着。
  
  “喂,药研帮你包扎不道谢也就算了,还推人?”和泉守看到少女的动作之后直接不满的“让我死掉不好么?我死掉的话不是会更好么?”少女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手中拿着一把美术刀又迅速在手臂上划了一道“死掉的话就好了,只要死掉的话。”
  
  药研站起身后发挥自己超高的机动一手刀将少女打晕,然后又重新包扎好了手臂,其余的付丧神什么也没说直接离开了,只是内心更加不喜这位审神者,只觉得她太过无理取闹。
  
  药研将少女挡在床上,然后将房间内所有的刀具都翻了出来没收了,然后自己在房间在处理着文件等待着少女的醒来。
 
   等少女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药研便一直守在房间内,他在房间在处理文件。少女在床上熟睡,两人就这么沉默的待了半天。
  
  “药研,陪我出去一趟。”少女再出来时已经换上了现世的衣物,脸上仍是带着与平常无异的微笑“好的我知道了。”药研放下笔回到近侍房换上了前几日少女买给他的便服。
  
  “他们出去了。”乱正好从走廊经过看到了两人出去的背影“是去干什么了?”乱有些好奇,自从少女来了之后就没有见她出本丸过,这次突然出去倒是让人十分好奇。
  
   “谁知道呢,走了,乱。”厚平日里就不怎么在意少女,她做什么从来都不能引起他的注意,哪怕她做出了自己没做过的事也不无所谓。
  
  少女从医院出来的之前可是被自己的主治医生好好的说了一顿,连带药研也被抓过去一起说了,“抱歉呐,药研,平时都是妹妹陪我的。”少女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药研。
  
  “作为道歉,我请你吃好吃的吧,正好你还没有吃午饭。”没等药研回答少女就直接拉着他的手直接跑离了医院,药研伸手握着少女的手,很温暖,和他略有些冰冷的手完全不同。
  
  直到深夜两人才慢悠悠的回到本丸,“药研谢谢你。”少女进门之前看着门外的药研道谢“没什么,早点睡吧,大将。”药研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
  
  少女看着药研的背影消失在房间中后才关上了门,今天的事情给她敲响了警钟,在这里,不是所有人都和药研一样,这次药物丢失肯定和其他人有关系,即使对方可能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有什么后果,但是对她来说,这是致命的。
  
  
  “路上小心。”少女将御守放在安定的手里,“不想笑就别笑,不需要你惺惺作态。”安定皱了皱眉看着少女伪装出来的样子只觉得恶心。
  
  “对不起。”少女的脸僵了一下低下头小声道歉,对不起这句话是他们经常听到,“天天道歉,搞得我们好像欺负了你一样,真是一点也比不上主公大人!”一旁的乱看着她的样子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
  
  “乱!”一旁的一期伸手制止了乱“抱歉,弟弟给你添麻烦了。”一期虽然道歉却并没有反驳乱的话,在他的眼里少女同样是比不上前任,不论是心性还是手段,都太过稚嫩,没有一丝长进。
  
  “没关系,还请你们平安回来。”少女抬起头努力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眼眸深处掩藏着深深地绝望,掩在袖口下的手也紧紧的捏着裙摆,少女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和往常一样。
  
  乱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一期扯住了手臂,直到第一部队出阵少女站在原地,看着空地沉默了半晌,掩藏了许久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原本被遮掩在眼底的绝望迅速蔓延,走廊的另一端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少女迅速收敛了情绪,然后低着头与太鼓钟擦身而过。
  
  太鼓钟看着少女低着头的背影皱了皱眉,前任每次都会主动和他们搭话,而不是像这样只是听到脚步声就直接走掉,最基本的礼貌都被她抛弃了。
  
  “这位大人真是一点也比不上主公。”太鼓钟抱着盛满果蔬的篮子看着少女消失在走廊拐角,一旁的大俱利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心里也是有些认同的,少女走到拐角处听到太鼓钟的话脚步一顿又匆匆的远离了走廊。
  
  “药研。”少女回到房间后看着正在忙着收拾资料的药研考虑再三之后还是喊出了声“怎么了?大将。”药研听到声音停下手中的工作“这段时间,谢谢你一直陪着我。”少女将浑身的绝望深深地掩藏起来,努力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突然说这些是做什么?”药研皱了皱眉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想了想,我果然不适合做个审神者,我打算离职了,反正我也只是在实习期离职也很快。” 少女耸了耸肩似是满不在乎的说到。
  
  “我果然很失败啊,无论怎么做都没办法和前辈一样。”少女有些苦笑的摇了摇头,她认为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前辈做的事她也同样做到了,但是却没有得到同样的对待,也许是因为她不够努力吧,果然审神者是个很辛苦的工作呢,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做到的,既然如此,那就放弃吧。
  
  “离职么?”药研看着少女的模样心里有些不安,却又不知道怎么挽留“嗯,没错,其实我早已经写好离职报告了,这段时间真的很感谢你,谢谢你一直帮我,但是对不起,我已经没办法继续做你们的主公了。”少女突然弯下腰对着药研鞠躬,吓了药研一跳。
  
  “我知道了,我支持你做的决定。”药研伸手将少女扶了起来,轻轻的将她搂在怀里“这段时间你也很辛苦吧,如果你觉得会开心的话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谢谢你,药研。”少女趴在药研怀里又一次忍不住红了眼“药研真是温柔的人。”少女将脸埋在药研的怀中“可以帮我叫大家去会议室么?我想告诉他们一声。”
  
  “我知道了。”药研揉了揉少女的发顶然后转身出去喊人去了,她从右手边的抽屉里取出早已经写好的辞职报告,起身去了会议室。
  
  等付丧神们陆陆续续过来时就看到少女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样子,有几位不会掩藏心思的付丧神皱了皱眉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找了个位置坐下。
  
  “大将,除了出阵的诸位都到了。”药研的声音将少女的思绪拉了回来“好。”少女抬头环视了一周,付丧神们都各自聚在一起,没人靠近她的位置,少女下意识握紧了自己的手。
  
  “诸君,这次匆忙通知大家十分抱歉,但是我有一些事情想说。”少女站起身对着付丧神们行了鞠躬礼“非常抱歉,我决定辞掉审神者的工作,辞职报告我也已经写好,等下我就会交上去。”
  
  少女的声音顿了顿“不是诸位的原因,我只是,觉得自己做不好审神者的工作。”少女说完之后会议室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付丧神们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却没人主动开口挽留。
  
  少女伸手拿过桌上的离职报告头也不回的直接走出了房间,在即将走出的房门的时候她回过头看着坐在自己位置旁边的药研用口型道别,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本丸。
  
  药研看着少女的背影叹了口气,这座本丸,又一次失去了审神者。就当他想走出房间的时候桌子上一张淡粉色的便签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药研君,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但是再见了。
  
  药研看着留言内心觉得有些不对,却又察觉不到哪里不对,思来想去他还是将便签折好放进口袋之中。
  
  得知少女离职的消息其他付丧神都诡异的沉默了一会儿,原本他们觉得少女远远比不上前任,巴不得她离开,但是真正等她离开之后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滋味。
  
  几天后,狐之助再次带领一位新的审神者来到了本丸,与少女的小心翼翼不同的是这位审神者有着无与伦比的自信,能够轻易的吸引人们的目光。
  
  “那个人,我是说,前任怎么样了?”安定被清光捅了一下后有些犹豫的问出了口“死了。”狐之助蹲坐在地上语气淡漠,然而放出的消息却让付丧神们震惊不已。
  
  “什么?她不是刚刚离职么?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和泉守有些震惊的看着狐之助“不是意外,她是自杀的。”狐之助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丝嘲讽,这丝嘲讽不是对少女,而是对面前的这些付丧神,现如今才来关心,不觉得太迟了么?
  
  “不可能吧,她胆子那么小,怎么可能自杀?是不是又用手段博得别人的同情心了?”乱不可置信的说到,内心被巨大的恐慌所填满。
  
  “呲,你们真的了解她么?”狐之助冷淡的声音让乱的身体僵住了“她有严重的抑郁症,你们知道么?她是想活下来才来做审神者的,而你们,做了什么?”处处为难不说还将她与前任做比较,冷言冷语,从不关心了解她,甚至还弄丢了她的药,狐之助看着眼前的付丧神只觉得少女太过可怜了,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选择接手二手本丸,但想必她也是因为喜欢才选择做审神者的,只可惜结果并不太好。
  
  “不觉得现在的关心太晚了么?”狐之助站起身看了深深地一眼这些付丧神们“这座本丸的专属狐之助一个小时后会抵达,在下告辞了。”
  
  不等众刀反应狐之助已经跳入传送阵消失在本丸中 “诸位我有一些话要说。”就在他们准备散开的时候审神者突然发话了“你们是不是经常觉得她比不上你们原本的主公?”
  
  审神者站在原地环视一周,付丧神们大多见人脸色都不太好“我想你们似乎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她不过是一位新手审神者,你们扪心自问,你们的主公一开始就能游刃有余处理各种事情么?你们只不过是在找借口发泄自己的怨气罢了。”
  
  “我与她不同,还请诸位做好心理准备,你们或许忘了,审神者总有言灵,她是性格好,而我就不一定了,我没有那么好的性子,若是你们还用以前的态度对待我,那么我也不介意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手段。”审神者冷笑了一声之后离开了庭院,留下了一群心情复杂的付丧神。
  
  作为前近侍,药研先行离开,并没有听到审神者的话,他负责将前任审神者的东西收拾出来,然后在抽屉的最里面发现了一封信,药研打开了信封,淡粉色的信纸里面还夹着一朵紫丁香,信纸上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紫丁香的香气,信里面只有一句话。
  
  药研君,我喜欢你。
  
  药研忍不住捏紧了信纸,平整的信纸顿时变得皱巴巴的,这时审神者正好走了进来,看到桌上的紫丁香顿时轻笑出声“紫丁香的花语药研君知道么?”
  
  “我是在战场上长大的刀,对这些风雅的事并不懂。”药研垂眸重新收好信纸,已经干枯的紫丁香静静的躺在桌面上。
  
  “羞涩,纯洁,淡淡的喜欢,女孩子的心思不就是这样么?药研君被喜欢着呢。”审神者上前伸手将紫丁香放进药研手里。
  
  “药研君,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明天陪我出去一趟吧。”就在药研抱着东西准备出去的时候审神者突然发话“我知道了。”药研脚步一顿,点了点头后转身出了房间。
  
  审神者看着药研的背影消失在房间内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药研站在近侍房中看着桌上的信封发呆,喜欢么?他只是一把刀,并不知道所谓的喜欢是什么样的感情,但是他总会不受控制的想起少女的样子。
  
  药研猛的攥紧了手掌,一手捂着自己的脸,一双紫眸紧紧的盯着桌上的信封,双眸中隐约透出一丝慌乱,喜欢,他也许是喜欢少女的,不然也不会一直守在她身边,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都清晰的印在脑海之中,然而他却只是一把刀,没人教过他什么是喜欢。
  
  
  隔天一早,审神者带着药研来到一片墓地,最后停在一座墓碑前,她看着墓碑上少女带着淡淡的笑容的照片蹲下身前后将头抵在墓碑上“我好想你,姐姐。”
  
  “你是大将的妹妹?”药研站在审神者身后有些震惊,因为她们两个相差太多,就连容貌都没有一丝一毫相同“嗯,没错。”审神者站起身有些留恋的看着墓碑上的照片。
  
  “因为她最在意的就是你,担心你们,所以央求我让我接手,我答应了。”审神者转过身看着药研。
  
  “药研,我想知道,你有没有喜欢过她?”审神者的话让药研下意识握紧了自己的本体“大人,我可是刀,不懂人类的感情。”药研抿了抿唇说道。
  
  “是么。”审神者似乎也不太在意药研的回答只是静静地伫立在墓碑前,药研站在审神者的身后,目光放在了墓碑上,与在本丸时不同,照片中的少女一副温婉的模样,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一双漆黑的双眸带着些许温柔的笑意。
  
  “回去吧。”审神者微微叹了口气后带着药研准备离开,药研却径直走到了墓碑前蹲下身,右手抚上墓碑上少女的照片,冰冷的触感让药研垂眸。
  
  他突然想起那日少女温暖的手和耀眼的笑容,现在想起时只觉得充满了悲伤,从今以后再也触碰不到那温暖了。
  
  少女从未对他说过喜欢,现在更是没有办法说出口,如今他也没了机会去说出那一句我也喜欢你,他不知道自己因为什么喜欢上她,也不敢确定这就是喜欢,便将这份心思深深地埋在心底。
  
  “我大概也是喜欢的吧。”药研一手撑着墓碑一手抓紧了自己的胸口的衣服“是么,那就好。”审神者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欣慰。
  
  

攒了一篇8000+的文等着发,哈哈哈哈,等我放大招!

  #午睡
  #清婶
  #更个日常小段子
  #好不想填坑啊~
  
  
  
  
  
  “清光,等下把这个……”少女的话音戛然而止,停止的原因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她的近侍大人兼恋人趴在桌上睡着了。
  
  “最近也很累吧,辛苦你啦。”少女小心翼翼的将毛毯披在清光的背上,然后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极少主动亲吻恋人,今日算是一时冲动。
  
  她坐在清光的旁边,双臂放在桌面上,她侧着头看着正在熟睡的清光,她的近侍大人啊,哪怕睡着了都这么可爱,夏日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让人觉得有些想睡觉呢。
  
  少女打了个哈欠然后趴在清光旁边慢慢闭上了眼,一旁的清光倒是在她呼吸平稳之后睁开了眼睛,有些宠溺的看着她,在少女给他披上毛毯的时候他就醒了。
  
  清光轻轻的将少女抱了起来放到床上,然后自己也躺了上去将少女搂在怀里,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
  
  “睡个好觉吧,我的主公大人。”

诸君,极化清光帅爆了啊!!!!!看起来如此美味,我决定了我要爱他一辈子,不但爱他,我还要太阳了他!!!

诸君,上车么?

黑暗本丸的婶婶是准妈妈【16】

   #努力写个温柔婶不ooc
  #依旧黑暗本丸风
  #这么久不更新是我的错,因为卡文确实是太严重了,而且事情也多,可以说我断了很久的更新了
  #前提我是知道刀剑的历史和故事,但是莱亚不同,她不是地球人类,对于刀剑么么的故事也只是从资料里看过,并不了解多少历史
  
  
  
  
  
  
  
  
  
  
  
  
  
  
  “药研?药研?药研!”莱亚看着站在一旁发呆的药研有些无奈,也有些惊讶,因为药研极少出现这种状态。
  
  “嗯?不好意思大将。”药研回过神后有些尴尬的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是有什么事么?”药研很快调整好心态又恢复成了以往干练的模样。
  
  “药研在想什么?难不成是有了心上人?”莱亚双手交叉垫在下巴下面笑眯眯的看着药研“大将,我可是刀。”药研看着莱亚的表情十分淡定的说道。
  
  “但至少你们拥有了人类的人体不是么?虽然身为刀,但是你们是管不住自己那颗在胸膛中跳动的心脏的。”莱亚站起身然后戳了戳药研的胸口之后走出了房间。
  
  药研站在房间中右手抚上胸口,莱亚说的没错,他自认为自己是刀,喜欢一个人是不可能的,但是自己的心却不这么认为,虽然他每日都陪着莱亚,但有时候看到她的笑容的时候心脏总会忍不住疯狂的跳动几下。
  
  莱亚走出房间后正好碰到抱着寇蒂的安定迎面走过来“主公。”安定走到莱亚面前想要将寇蒂递给莱亚,但是寇蒂却怎么都不撒手 ,安定抱着寇蒂有些尴尬的看着莱亚
  
  “安定,你陪着她玩儿吧。”作为母亲,莱亚很了解自己女儿,寇蒂缠着安定不是想要安定做自己父亲,而是她自己看上了安定。
  
  “小调皮。”莱亚有些好笑的点了点寇蒂的鼻尖,然后和安定告别之后去找清光,清光今日没有当番也没有出阵和远征,这个时候应该是待在房间里给自己的指甲做保养。
  
  “清光,我进来了。”莱亚现在冲田部屋前,房间内传来了清光的声音“主公,怎么了么?”房门被打开,如同她猜想的一般,清光坐在矮桌前正在保养自己的指甲。
  
  “政府发来通知,你可以去修行了。”莱亚跪坐在矮桌的另一面,看着清光听到这个消息后一不小心将指甲油画出了界限,弄得白皙的手指上红了一片。
  
  “不应该是山姥切么?”清光内心激动脸上则是一副淡定的模样,只不过那有些颤抖的双手泄露了他内心的激动“谁知道呢,政府的决定一向不按常理来。”莱亚也是有些摸不到头绪。
  
  “清光,想去见冲田君么?”莱亚坐在矮桌前看着清光擦拭自己被染红的手指“不去!”意料之外的答案让莱亚有些惊讶,“真的不去?”莱亚看着清光的表情从一开始的坚定变得犹豫。
  
  “不去怎么可能。”清光放下纸巾垂眸,那个人可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原本被锻造出来因为太难上手许久都没人来买,就在他即将失去信心的时候那个人来了。
  
  那个人试过之后便买下了他,那个人温柔的触摸着他的本体,轻声的和他说请多指教,自从那时候起他就下定决心要保护他,哪怕最后他折断在池田屋也不曾有一丝一毫的怨气,因为那就是他的愿望,保护冲田直至折断,如今还能再见到冲田的机会他又怎么可能不去。
  
  “那好,过几天正式开启修行之后我会让药研将东西送过来。”莱亚轻声笑了一下然后站起身准备离开“对了,主公,我一直很想问,寇蒂那么缠着安定难不成是想要安定做父亲么?”清光整理好思绪之后单手托腮看向莱亚。
  
  “啊,那个啊。”莱亚伸手将耳边的碎发挽到而后“当然不是,她只是在挑选自己的未婚夫。”“诶??????”?清光忍不住瞪大双眼看向莱亚“骗人的吧!寇蒂还那么小!”
  
  “有什么不好,我们都是在幼年期挑选恋人,然后整个幼年期都会在一起相处培养感情。”莱亚倒是一脸淡定的摆了摆手,整个本丸里估计都以为寇蒂是给自己挑选后爹,而不是未婚夫。
  
  “他们年龄相差这么大真的没问题?”清光仍是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莱亚“没问题,因为幼年期夭折的很多,也不是所有人的恋人都是最开始的那个,年龄不是问题。”就比如,莱亚的丈夫实际上也比她大个三千多岁,而且他们挑选恋人的标准其实是基因匹配率,而不是爱情,为了能够生下最优秀的后代。
  
  “说起来,主公你就没有考虑在本丸里再找一个么?” 清光一边用卸甲水擦着手上的痕迹一边笑眯眯的说到。
  
  “这个啊,我在等某个人告白。”莱亚有些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将食指放在唇边“不过,这是个秘密哦。” 莱亚笑了笑之后转身出了房间。
  
  “哎呀,已经被看出来了。”清光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然后起身收拾准备出去修行,在得知清光即将出去修行的时候整个新选组的刀们都十分高兴,在修行之前新选组的刀们拉着清光喝了个痛快。

诸君!!!清光要极化了啊!!!!!!!

黑暗本丸的婶婶是准妈妈【番外】

  #努力写个温柔婶不ooc
  #依旧黑暗本丸风
  #和太太联文超开森!
  #痴迷肝游戏了解下
  #正文请让我继续咸鱼吧!
   # @最近被安利了 和太太联文超开森!!!!第一次联文给了我,开心到炸裂!!!!
  
  
  
  
  
  
  
  莱亚的本丸因为战绩出众迎来了久违的休假,这段时间本丸的付丧神们可以尽情休息,不在需要整日出阵,当然,内番还是不能偷懒的,不然就没没饭吃没衣服穿了。
  
  “莱亚大人,政府送来了一封信。”狐之助摇着尾巴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然后将信封递给莱亚,一旁的寇蒂看到狐之助后伸手抓住了狐之助毛茸茸的尾巴就要往嘴里送,好在药研眼疾手快阻止了寇蒂,顺便递给寇蒂一根饼干,给了狐之助一块油豆腐。
  
  “是有什么事了么?”药研抱起寇蒂向着莱亚望了过去“没什么,只是请我去给一个刚接手黑暗本丸的新人作指导”莱亚看完之后合上信淡淡的笑了笑。
  
  “黑暗本丸,叫上第一部队一起去吧。”药研微微皱眉,政府虽然以前也安排过这等任务,但是极少会去黑暗本丸,黑暗本丸一直是十分危险的,这次要做好万全准备才行。
  
  “去叫上清光安定小乌丸巴形和三日月一起去。”莱亚倒是没有按着药研的说法去叫第一部队,而是自己临时分配“你抱着寇蒂一起去。”
  
  “带着寇蒂?这不安全!”药研对于莱亚的决定提出来反驳意见“没事。”莱亚摆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
  
  “这次是苏严直接邀请,听说这次的新人还是他以前的上司,既然他选择邀请我自然是做了一番了解,不会让我身处险境”莱亚伸手抱过寇蒂然后让药研通知其他人第二天一起行动。
  
  第二天一早莱亚带着一队付丧神来到了这次做新人指导的本丸,一眼望去倒是没有其他黑暗本丸那样充满危险性,倒是处处都显得很平和。
  
  药研上前敲门之后开门的是蜂须贺,莱亚只是一眼便看出蜂须贺并非暗堕之刀,“是昨日苏严大人提到的审神者大人吧,请进。”蜂须贺打开门带着莱亚几人踏入了大门。
  
  “主公,那位大人已经到了!”莱亚带着自己的付丧神们站在庭院中,莱亚闭着眼感知着空气中的灵力,有时候能从灵力感知了解到一个人的性格,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主公,这边是苏严大人请过来的审神者大人了。”莱亚听到声音睁开眼,只见蜂须贺带着一位有些稚嫩的少年走了过来,不过对方见到自己似乎有些太过惊讶,甚至丢了最基本的礼数,眼眸一错不错的看着她。
  
  一旁抱着孩子的药研皱了皱眉,挡在莱亚的前面“这位审神者大人你好,我们应苏严大人的邀请来给您做新手指导了。”莱亚拍了拍药研的肩膀示意他让开,药研让开之后莱亚上前几步。
  
  “你好,我是莱亚,负责教导你的人。”莱亚笑的温和,丝毫不曾显露一丝戾气“这些是我的刀剑们,那是我女儿,寇蒂”莱亚指了指一进本丸就有些不老实,最后被小乌丸抱走去和这座本丸的短刀们玩耍的寇蒂说道。
  
  “你好”少年被蜂须贺扯了扯袖子后回过神,虽然还有些不可置信,但还是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我是孟章,新任审神者。”孟章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了。
  
  “请随我来。”孟章在前面带路,莱亚则是带着其他付丧神跟在后面“主公——”清光挽着莱亚的胳膊拉长了声音,“我想和安定四处逛一逛可不可以?” “不要闹,这是别人家。”莱亚抬手掐了掐清光的鼻尖。
  
  “无妨,只不过自己要小心一些。”孟章听到后倒是有些不太在意“那麻烦了。”莱亚淡淡的笑了笑,最后索性将其他人也打发走,最后只剩下药研一人。
  
  孟章选了一间能够看到庭院的房间,并且把所有的拉门拉开,徐徐微风吹过,带来一丝清凉却不带着寒意的凉意。
  
  药研跪坐在莱亚身后不远处,三日月则是坐在廊边喝茶,另一边坐着的是这座本丸的三日月。庭院中传来了寇蒂和短刀们的嬉戏的声音,莱亚和孟章同时扭头望向外面,看着寇蒂玩儿的开心,孟章不由得觉得内心软成一摊水。
  
  “孟先生喜欢小孩子么?”莱亚看着孟章的表情突然出声道,孟章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是很喜欢小孩子,若没有意外他原本也应该有一个像寇蒂这般活泼可爱的孩子的。
  
  莱亚又看了一会儿寇蒂之后扭过头,看着孟章的神情笑了笑,“孟先生,不知你对于付丧神有什么样的看法?”孟章听到莱亚的话稍稍提起些精神,略微沉思了一会儿后开了口。
  
  “君臣之别,刀剑本就是因为战争才诞生的,付丧神有着长久的历史,看过无数人类,明明知道有些人不可相信卻因为那是召唤他们出来的人而深信着,算是外表看上去成熟内心却依旧纯真。若是对他们好他们也会对你好,是一群重情重义的却又害怕受伤的孩子。”彼时孟章的刀已经出去准备茶点,莱亚的药研也跟了出去,他便毫无顾忌的谈论着自己的看法。
  
  “刀剑付丧神,我认为刀男们拥有人身的一刻就代表他们有了人的思想,即使有时候他们会表现的像个稚嫩孩童,但不能否认他们本就有着资深的阅历。”莱亚扭头望向庭院中被拉着一起玩耍的巴形,被短刀们照顾的三日月,扯着安定和孟章家的刀手合的清光,在一旁笑看孩子们玩耍的小乌丸。
  
  “人类什么样子他们都见过,但是他们本身也对人类抱有好感,他们也渴望着被人类所认可,所使用,因为最初他们便是为了人类才诞生的,即使他们曾经做过错事,但他们并不是坏孩子。”莱亚扭过头看着孟章,双眸之中满是认真,对于她来说,孟章可以说只是一个孩子,然而这却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孩子,比起这些付丧神也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对于你的看法我有一点不认同,刀剑并非是因为战争而诞生,而是因为人类,人类的贪婪的欲望最后导致了战争,战争促使了刀剑的诞生,本质来说他们是因为人类所诞生的。付丧神也同样,人们相信他们能够带来和平,祛除病痛,付丧神因此诞生。”莱亚抬手指了指三日月,三日月自从诞生就被人类收藏,仅仅只上过一次战场,之后又被供奉在神社,看着人类的悲欢离合,因此也养成了看着温和易接近实际却极为自我的性子。
  
  “若有时间,可以去翻看一些关于他们的资料,相信会给你带来一些好处的。”莱亚露出一抹浅笑,这座本丸并非其他的黑暗本丸一般,只不过是因为前任的疏离冷漠才导致了如今的结果,如果孟章愿意主动了解,也能尽快解除本丸如今的状态,从而走上正轨。
  
  “麻麻!”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寇蒂扯着孟章家的药研跑了过来,然后松开药研的手一头扎进了莱亚的怀中,“怎么了?”莱亚拿出手帕擦拭着寇蒂额头上的汗水。
  
  “爸爸!”寇蒂窝在莱亚的怀中指着孟章家的药研,笑的一脸开心“一起玩!”平日药研作为莱亚的近侍极少有时间陪寇蒂一起玩,今天遇到了孟章家的药研倒是玩的开心,只不过被叫爸爸还是让他有些尴尬。
  
  “这是别人家的,不是爸爸知道么?”莱亚捏了捏寇蒂那肥嘟嘟的小脸有些无奈的说到,“爸爸!”然而年纪过小的寇蒂不管莱亚怎么说仍是坚定的认为孟章家的药研就是自己家的那个,并且直接站起身直接拉着孟章家的药研跑去庭院玩儿去了。
  
  “寇蒂,过来。”正巧莱亚家的药研与孟章家的蜂须贺端着茶点走了进来,一进来就看到庭院中寇蒂拉着另外一个自己玩儿的开心,放下托盘后药研挑了挑眉望向另一个自己,然后走到庭院中手中拿着茶点引诱着寇蒂,寇蒂看到好吃的有些不争气的流下口水,有些纠结的看了看自己正拉着的药研,又看了看拿着茶点的药研,最后还是欢快的冲着自己家的药研扑了过去“爸爸!”。
  
  “抱歉,见笑了。”莱亚家的药研抱起寇蒂淡淡一笑,而一旁孟章家略带尴尬的摸了摸鼻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而蜂须贺正向孟章解释爸爸这个词是什么意思,而寇蒂一点尴尬都没有,一手搂着自家药研的脖子一手拿着点心吃的开心。
  
  “不介意的话,留下来吃午饭吧。”孟章看着可爱的寇蒂忍不住开口挽留,此时已经快到了午饭时间,莱亚有些惊讶,但还是得点头答应了下来,正好两人已经说完了,便结伴来到了庭院中。
  
  “不可以吃太多点心,不然午饭吃不下去哦。”莱亚伸手抱过吃完点心正在向药研撒娇讨要点心的寇蒂“麻麻坏!”寇蒂噘着嘴扭头不看莱亚。
  
  莱亚余光看到了有些失落的孟章,然后将寇蒂塞到了孟章怀里“这不是我们家,想要点心找哥哥要。”孟章有些手忙脚乱的抱住寇蒂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摔了怀中这个精致可爱的孩子。
  
  “哥哥——”寇蒂伸手搂住孟章的脖子然后用自己的小肥脸蹭了蹭孟章的脸“寇蒂想吃点心,一块,就一块好不好——”寇蒂抱着孟章用自己软糯糯的嗓音撒娇道。
  
  孟章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莱亚,莱亚摇了摇头,示意不可以,孟章便调整好表情便轻声劝着寇蒂不可以再吃点心,最后孟章也没能劝好,一旁的小乌丸看不下去了,直接将寇蒂拎到自己怀里。
  
  “让吾看看。”小乌丸抱着一脸气鼓鼓的寇蒂抬手揉了揉寇蒂的小脸“再吃点心的话安定可就抱不动了哦。”一提到安定寇蒂立马乖巧了“我不吃了我不吃了,要安定抱!”寇蒂挣扎着从小乌丸怀中下来,直奔正在和其他人手合的安定那里。
  
  “安定!”安定听到寇蒂的声音,立马收起了自己脸上略带狂气的表情,然后伸手接住了自己飞扑过来的寇蒂。莱亚站在不远处看着搂着安定脖颈软软的撒娇的寇蒂差点笑岔气,也只有提到安定寇蒂才会乖乖听话。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巴形薙刀,这是小乌丸”莱亚指了指自己身边的高大薙刀与一旁如同少年的太刀,“这是父上大人哦”难得的莱亚突然起了玩闹的心思,笑看表情有些僵硬的孟章。
  
  “不可以貌取人。”小乌丸看着孟章微微一笑“吾乃如今的日本刀诞生之时,所制之剑,换而言之,算是这里刀剑们的父亲。”小乌丸一挑眉直接抬手赏了孟章一个父爱如山的脑瓜崩。
  
  “哈哈哈,甚好甚好。”莱亚家的三日月看着不远处的场景喝茶淡定笑,而孟章家的三日月也是面带微笑的喝茶,只不过内心想什么了就没人知道了。
  
  午饭过后寇蒂因为年龄小已经昏昏欲睡,莱亚便起身告别准备离开“以后若是还有疑问可以来找我”莱亚将自己的联络方式交给孟章后带着自己的刀离开了。

咩哈哈哈哈!!!!!有生之年啊!!!我终于有辣个绿头发的孩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