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鹭——看到我请让我继续咸鱼

没有婚刀,拒绝腐向
会不定时填坑,挖坑
更新随缘系列

欧皇本皇:

安利一款码字软件,墨者写作。
墨者写作最近在空间比较火,上线也仅仅只有短短半个月时间。但是在我看来对于一款码字软件来说,反响还是不错的。
墨者的界面非常简洁明了,是我喜欢的简约款。
而且码字内容是瞬间同步的,不需要担心丢稿。
而且码字的时候是自动排版!自动排版!自动排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用了墨者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排版问题!(ntm
然后我最喜欢的一个功能,大家也应该清楚,码字锁定,也就是俗称的,小黑屋。
小黑屋有两种锁定方式,分别为字数锁定和时间锁定,当然你也可以两个一起开。
试了试感觉效果不错,非常棒的杀鸽软件(buni)
我大部分是双开锁定然后激情码字,设定半个小时1k字出来2k4,了解一下吗?(ntm
所以,大家和我一起用墨者呀!【疯狂示意.JPG】

审神者家的本丸日常【1】

  #尝试一下日常向
  #果然我只能固定写温柔婶了
  #伪娘婶注意避雷
  #不搞基,亲情向【大概?】
  
  
  
  
  
  
  
  
  “姐姐大人,快看快看是百合花哦。”
  
  小小的,稚嫩的双手捧着一束百合花,即使这并没有几支,对于孩童来说也算是一大束了,虽然抱着很辛苦,但是能够见到最爱的姐姐的笑容,能得到姐姐温柔的抚摸就是最好的奖励,所有的辛苦都不值得一提。
  
  “你很努力了呢清矢,辛苦了!” 坐在病床上的女孩儿接过花束笑着揉了揉弟弟的发顶。
  
  “嗯!因为想给姐姐大人一个惊喜!”
  男孩儿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有些不好意思 用肉乎乎的小手擦了擦鼻尖,果然,姐姐大人笑起来最好看了,温柔的笑容,温暖的手掌,轻柔的亲吻,全部都是他最喜欢的。
  
  “因为,我最喜欢姐姐大人了!”
  
  所以想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送给姐姐大人,只希望姐姐大人一直,一直那么温柔的笑着。
  
  但是,为什么会死呢?那么温柔的人,不是应该长命百岁不是么? 为什么会死呢?
  
  即使是站在站在墓碑前,看着姐姐躺着的棺材深埋地下,也依旧固执的认为那只是姐姐的恶作剧,真正的姐姐已经还躺在医院里等着自己。
  
  但是,哭泣到晕厥的母亲,悲伤的不能自持的父亲,无不证明这是事实,从今之后,再也没见不到姐姐大人了。
  
  爸爸妈妈他们很伤心,男孩儿抿了抿嘴看着镜中的自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这时候真是十分庆幸因为最喜欢姐姐所以留了长发。
  
  站在凳子上照着镜子把头发编成姐姐头发的样子,带上姐姐最爱的发卡,换上姐姐衣柜里最可爱的衣服。
  
  真应该说不愧是双胞胎么,样貌都如此相像,努力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安静内敛,却不失温柔的女孩儿出现在正在哭泣的父母面前,一如既往的用温柔的微笑面对他们。
  
  “爸爸妈妈,为什么再哭?我一直都在。”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九条凛,我要代替姐姐,活下去。
  
  
  耳边突然传来了刺耳的声音,清矢猛然睁开眼睛坐起身,映入眼帘的是有些陌生的房间,平复好呼吸之后关掉一旁的闹钟。
  
  又是新的一天,反正现在已经没人再管自己了了,所以赖床也没有关系吧,这样想着清矢便放松身体又躺回了床上 。
  
  “喂——主公,早上了哦!”
  
  窗外忽然传来了声音,听到有些陌生的称呼一时间还有些迟钝,刚刚睡醒的大脑还有些迷糊,不过很快就从有些混乱的思绪中找出了记忆。
  
  一个月,清矢 的父母本想在他生日的前一天回来给他庆祝生日,但没想到遇到了空难,机毁人亡,甚至连尸体都没能找到。
  
  半个月前从警局办完东西的时候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奇怪的人,说什么要邀请他做审神者,那副样子仿佛和诱拐犯没什么区别,也不知道当时是不是被父母过世的消息打击傻了,清矢就那么傻乎乎的点头同意了。
  
  然后就这样清矢成了一名审神者,现在可能还有些不太适应,不过总算有了一个安身之地,有了一个新的家,虽然爸妈留下的产业还需要他接手,但在成年之前还有很长时间。
  
  “好的清光先生,我马上就起。”
  
  虽然中途出了点意外不得不用女孩子的身份来面对别人,不过,这也许是命中注定吧。
  
  清矢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爬起,晃晃悠悠的走近洗手间,洗漱完毕后穿上政府发下来的巫女服,将一头银灰色的长发绑成一个低马尾。
  
  “好了。”在镜子面前检查了一下没怎么纰漏之后清矢伸手打开门就看到近侍先生站在门外,嘴角上扬勾勒出一抹完美的弧度“早上好,清光先生。”
  
  “晚上好,主公,已经适应本丸的生活了么?”清光站在门外一手叉腰微微侧着头看着清矢。
  
  “嗯,本丸的大家都很好相处。”清矢点了点头带着清光向着餐厅走去,虽然政府操作失误将他送进了一个二手本丸,但是这座本丸的人都很温柔,想必前任审神者就是个温柔至极的人吧。
  
  “清光先生,你们觉得由我这样的人来接任真的没关系么?”按照这座本丸的战力排名应该是这次审神者中排名前几的人来接手才最好吧。
  
  “别担心,应该说你才是最适合做这座本丸审神者的人。”清光笑了笑,揉了揉清矢的发顶,温柔的触碰缓解了他一部分的紧张。
  
  “早上好,姬君。”一踏进餐厅就听到了三日月的声音,虽然听了好几次,但清矢还是有些不太适应,姬君什么的,感觉好像是在喊古时候的公主一般。
  
  “早,三日月大人。”清矢微微颔首,然后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还没等三日月说什么一旁的乱倒是先开了口。
  
  “主公对我们并不需要敬称,明明喊名字就好了,那样不会显得更亲近么?”乱听到清矢对三日月的称呼有些不满的鼓起了脸颊,平时清矢对他的称呼也是乱先生,这称呼一点都不可爱。
  
  “是么,那我之后试着换个称呼吧。”清矢坐下后对着乱笑了笑,他从没有想着自己能够被这么快接受,也算是个意外的惊喜吧。
  
  “不要以后了,现在就换!”乱从自己的位置上起身走到清矢身边搂住他的手臂“呐,主公试试看。”
  
  “乱,不要给主公添麻烦。”一期有些不赞同的看着乱“没关系,以后多多指教了,乱酱。”清矢制止了一期接下来的话,然后微笑着揉了揉乱的长发。
  
  “呐呐,主公我也想要摸头!”短刀们看着乱被清矢摸头杀之后纷纷放下碗筷凑了过去“好了好了,不要这么激动,先让主公吃早饭。”烛台切端着早饭过来的时候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好了,大家快回来。”一期也顺着烛台切的话喊自己的弟弟们回来,短刀们虽然还有些不舍,但还是乖乖的坐了回去。
  
  “最近天气很热,明天要不要一起去海边?”清矢吃饭之前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明天的天气很不错,温度虽然高但也没到不能接受的样子,这时候去海边玩儿可以说再合适不过了。
  
  “可以么?但是是不是有些太急了?很多东西都没有买。”烛台切站在一旁有些犹豫的说道,自从前任审神者去世直到清矢接任之前也已经过了好几年,短刀们也很久没有出去玩儿过了,都有些兴奋的看着清矢。
  
  “嗯,没关系,需要的东西我让人送过来就好,只要打个电话就好了。”清矢非常淡定的表示一切不是问题“太好了!”短刀们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都十分开心。
  
  “今天下午应该会有东西送过来,你们注意接收一下。”早饭过后清矢先走出了餐厅“对了,长谷部先,长谷部你今天有空么?正好我有些事找你。”“是,有空。”长谷部听到清矢找他之后立刻站起身跟了出去。
  
  “说实话,我很好奇主公那天会穿成什么样子。”乱吃完之后有些兴致勃勃的说道,“总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三日月捧着茶杯笑眯眯的说道。
  
  “嘛,还是小小的期待一下吧。”乱有些调皮的眨了眨眼然后将餐具放到洗碗池后就跑了出去。

名叫本丸的猫咪咖啡馆【10】

  #现代paro
  #除婶婶外刀男们全员猫化
  #对猫咪品种了解不是特别多,所以不太会写猫的品种,见谅
  #对于自己没猫可撸的深深怨念
  #我没去过猫咖没去过猫咖没去过猫咖重要事情说三遍,所以说哪里写错了请见谅啊!!!!!
   #本文不搞基,不拉红线,纯乙女向,ky的直接删评拉黑,请慎重。
  
  
  
  
  
  
  
  
  
  
  
  “啊——又成精了。”浅光倚在沙发上一脸的生无可恋,说好了找的是一群普通猫咪呢?怎么一到晚上就全成精了?难不成是她的店风水太旺才导致这群喵成精的么?
  
  “店长是不喜欢我们?”毛利扯了扯一期的袖口小声的问到“没有,只是受了刺激。”清光单手托腮对着毛利粲然一笑露出了尖尖的虎牙。
  
  浅光看着后来的几只猫无奈的叹了口气,原来这几只只是普普通通的猫咪,谁知道来了没两天,在今天晚上突然变成了人,啊——人生啊,明明她只是想普通的开个猫咖来着。
  
  “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暴露的,还是想办法辞退店员,只招一些短期工好了。”浅光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在此期间,你们就代班好了。”
  
  “诶——?”浅光满意的看着面前这群猫妖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衣服我早就准备好了,可以直接穿,然后小猫也可以来玩,但是要帮忙哦。”
  
  “诶?所以说都是店长你策划好的吧,怎么看都是你想搞事。”鹤丸靠在沙发的靠背上一脸兴奋的表情。
  
  “也不是,你们就没发现店员已经有好几个不来了么?”浅光在沙发上坐好,有些无奈的说道“那种事怎么都无所谓吧,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鹤丸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
  
  作为猫咖之中最受欢迎的猫咪之一,每天见过的人类多的不能再多了,即使店里的店员不来上班对他也没什么影响,反正什么损失都没有。
  
  “正好你们长相帅气,也能招揽客人,生意也会好很多,赚钱之后请你们吃大餐。”就是希望最后别变成男仆咖啡厅就好了,浅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不过,我还是先考虑考虑再说吧。”浅光仿佛失去了梦想的咸鱼一般躺回沙发上,“那,那个,店,店长,肚子饿了。”五虎退红着脸举起了手。
  
  “哈?今天你们没吃饭么?”浅光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看着五虎退“你是不是傻啊,店里多了这么多猫,你当他们不吃饭的么?”和泉守有些烦躁的挠了下自己的长发。
  
  “真麻烦,我去看看厨房还有什么。”浅光站起身走向厨房的冰箱“还剩一些食材,能做咖喱,你们要不要吃?”
  
  “要吃!”清光第一个出声,其余人也附和道,不过身为长辈的几人倒是没说话“是么,那你们等我一下,先吃一些点心等我好了。”浅光将食材拿出来之后又拿出了一部分白天留下来的曲奇。
  
  白天留下来的曲奇是不会再次贩卖的,所以经常分给店员让她们拿回去吃,只不过最近有店员辞职,即使分出去一部分还是留下了不少。
  
  现在给这群猫再合适不过了,“明天休息一天好了,顺便出去买猫粮,然后……”说着停顿了片刻之后浅光无声的笑了笑“嘛,这次还是让宠物店的人送好了。”
  
  就在浅光做饭的时候其余人坐在外面一边吃着饼干一边喝茶“平野,茶泡的很好呢。”莺丸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茶杯。
  
  “我可没听说猫会喜欢喝茶。”浅光端着咖喱走出来的时候就看着自家几只上了年纪的猫仿佛小区门口老大爷一样一脸慈祥的喝着茶,一群正太还围一圈,此情此景,仿佛让她看到了老大爷带着自己孙子出门的样子。
  
  “快吃,吃完就去睡觉。”浅光端出几份咖喱饭“想吃的自己去里面盛。”浅光坐在吧台拿出了自己常喝的酒,然后几只猫就凑了过了。
  
  “店长,这是什么?闻起来好像很好喝的样子。”次郎趴在吧台上抽了抽鼻子“酒,想喝的话可以给你们尝尝。”浅光顺手倒了两杯递给次郎和日本号。
  
  “虽然说你们是猫妖,不过酒这东西还是少喝比较好。”浅光笑了笑之后自己拎着酒瓶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自从知道家里这群猫都会成精之后她篡改了附近所有能看到他们这里的摄像头影像,不过好在这边基本都是休息区不是住宅区晚上的时候倒是不会有人随便在这边溜达。
  
  “说起来,之前的老鼠还会出现么?”药研拉开椅子坐了上去“不会,因为我把老鼠巢穴给毁了。”浅光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摩擦着杯口。
  
  “早点睡,不然长不大的。”眼看时间已经快到凌晨浅光还是决定先休息了,而其他人吃完之后已经自觉的将吧台和厨房收拾干净。
  
  “明天的话,小狐丸和三日月,还有清光安定,你们四个要保持人形帮忙哦。”临上楼之前浅光叫住了几只猫咪“今天你们就来二楼休息吧,衣服在衣柜里就可以找到,记得早点起床不要赖床。”
  
  嘱咐完之后浅光就直接上了楼,被叫住的几只猫咪对视一眼选择上了楼,至于房间,还是两人一间,反正做猫的时候就一直睡在一起了,对于他们来说有了人形之后也没什么区别。
  
  翌日一早,浅光早早地起床下楼,今天店里只有她一个人,所以要早早做准备才行,店里的甜点,咖啡等所有的东西都需要她提前准备好。
  
  “早。”浅光一下课就看到自家的猫露着猫耳和猫尾正大光明的打扫卫生,“我说你们,就没办法把耳朵和尾巴藏起来么?”浅光有些无奈的说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没办法保持很长时间了。”清光想了想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大概也就能坚持三四个小时吧。”
  
  “时间有些短,算了还是这样吧,就说是道具好了,我会禁止让她们动手的,你们也要小心一点,如果被抓疼了就和我说,然后把耳朵和尾巴都收好。”浅光想了想,如果三四个小时之后在客人面前突然蹦出耳朵和尾巴,说不定自家店会被盯上然后这群猫妖被国家特殊部门抓走解刨什么的。
  
  “知道了。”四人异口同声的应了一声之后继续工作,平时他们已经看了上千次,自己动手但也不是多难,毕竟是很简单的工作而已,而制作甜点煮咖啡这种复杂的工作就是浅光的了。
  
  

#占tag致歉
#意思意思记录脑洞?
#也许只是过嘴瘾而已


我现在有个危险想法,让刀男嫖萝莉体型的婶,绝对的合法萝莉,千年老妖精的那种。

突突发奇想想看萝莉婶,各种挑逗刀男,刀男硬了之后又说,原来你对小孩子也有兴趣,真是个变态。

但是最后自己又直接上去动,一边动一边说各种比较放荡的话,最后刀男把持不住直接日了个爽。

婶的身份是魅魔,几百岁的人了,还是个小矮子,魅魔啊,合理后宫啪啪啪,单人单车,完全没毛病。

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写出温馨的文,然后让看到的人都会喜欢我o(*////▽////*)q

个人置顶

#个人置顶
#请看一眼

首先感谢大家的关注,关注我的人都是小天使小可爱!你们温暖了我的心!

名字是墨鹭,墨墨,小墨儿,鹭儿之类的也都有人喊所以请随意就好,小黑鸟是禁区,除了熟人请不要跟风喊,谢谢。

主混刀乱和战刻,吃乙女,虽然吃腐向但是别给我安利,有兴趣我自己会找粮,虽然说着没有雷点,但是我也是有个人底线的。

性格好,温柔软萌任揉任搓,偶尔还有点小傲娇,但是请别瞎调戏我感谢你。

平日产粮靠缘分,请善用红心蓝手和评论,这让我知道我写的东西是有人看的,我的坚持是有意义的。

文风多温馨日常向,偶尔捅一刀,最近很忙更新随缘,虽然不会说关注了就不要取关,但是还请不要测试我的心脏功能,我不喜欢掉粉,真的不喜欢QAQ。

平日喜欢散发脑洞,但是不爱动笔,其实我励志做一个只产脑洞坐等吃粮的写手来着,奈何只能自割腿肉,因为我的脑洞一般人驾驭不住,比较奇葩的类型。

最后一句,看到我请让我继续咸鱼!催更也许随机掉落更新,但多数时候还是咸鱼。

补充一点,我希望自己能够写出温暖人心的文,最好是让人看了就会说,哇,真是温柔的人,目前正在为了这个目标不断努力中!

  #摸鱼
  #投喂个段子
  #给重弦打气
   # @重弦_过气写手了解一下
  
  
  
  
  
  
  当审神者看到大俱利浑身是伤的抱着一只猫来到手入室的时候直接喷出一口茶,然后笑的前仰后合,要不是药研扶了一把,说不定她现在都躺在地上了。
  
  “大俱利你这是怎么了?不是一向很受猫咪的欢迎么?”等审神者笑够之后一边给大俱利收入一边询问道,可怜见的,这胳膊上脸上全是主子留下的爱的印记。
  
  “给猫喂药。”大俱利的话还是一样简便,不过也让审神者知道了缘由,现在正在床上团成一个团子呼呼大睡的三花猫病了,大俱利准备喂药,原本很乖巧的猫咪不知道怎么了,硬是不肯吃药,还直接亮了爪子,可怜的大俱利直接被挠了个满脸花。
  
  审神者收入完毕之后一脸新鲜的戳了戳床上的猫,猫被捅醒之后倒也没给她一爪子,就是跳到大俱利怀里窝着,这猫她也见过,也撸过,特别乖,任揉任捏,性子简直好到了极点,也没见它生过病,这次生病恐怕大俱利也是很着急了吧。
  
  “你怎么喂它的?”审神者看着大俱利撸着怀里的猫,大俱利沉默半晌,然后从兜里掏出了药,掰开猫嘴,往里塞,结果不但没塞进去,手上还又被挠了两下,好在是被纱布挡住了,不然这手上恐怕又要多两道了。
  
  “……”审神者看着眼前的一刀一猫,一个非要喂药,一个死活不吃,一个宁愿挨抓也要喂药,一个死命挣扎也不吃药,然后一巴掌拍在额头上,有些无语的叹了口气。
  
  “不是有专门用来喂药的喂药器么,你怎么不用?”审神者有些无奈的看着大俱利“没用。”大俱利动作一顿倒是让猫跑路了,然后大俱利就起身在手入室四处抓猫,虽然他机动值很可观,但是他还是抓不住猫这么灵活的生物。
  
  最后药研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动手抓住了四处乱窜的猫咪,结果也不可避免的被挠了两下,好在穿的是长袖还带了手套倒也没受伤。
  
  “不得不说大俱利你居然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审神者看着浑身是伤还是耐心给猫喂药的大俱利笑的那叫一个欢畅,因为遇到这只猫之前,大俱利也曾经喂过其他猫咪,但是每次她过去喂食都会被挠两下,大俱利一点问题都没有,把她气的牙根痒痒。
  
  “你个猫奴。”审神者眼看大俱利的身上又多添了几道伤还次次喂药失败之后看不下去了直接自己动手,一手掰开猫的嘴,一手把药拿在指尖直接怼进了猫的喉咙,这下是吐也吐不出来,只能乖乖咽进去了,吃了药的猫仿佛一条咸鱼,瘫在地上一动不动。
  
  “要不是知道这是治病的药,我还以为是毒药呢。”审神者有些好笑的捅了捅仿佛死尸的猫咪,“谢谢。”大俱利抿了抿唇开口道谢,虽然脸上还贴着创可贴有些滑稽,倒是少了几分疏离的感觉。
  
   “好了,猫也喂了,我来给你手入好了。”原本不打算用灵力给大俱利手入,但是这脸上贴着创可贴,手上包着纱布,脖子上还有挠痕的样子着实是有些太惨了,不但有些惨还有些好笑。
  
  审神者最后还是没忍住背过身后笑出声,然后大俱利的脸就更黑了,但最后好歹还是给大俱利手入了,手入完成之后就抱着猫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了。
  
  “哼,让你也尝尝被猫挠的滋味。”审神者托腮坐在椅子上看着大俱利的背影暗自笑出声,谁让大俱利一直都很受猫的欢迎,而她却经常被抓,不过好歹总算是给猫为了药也算松口气了。

和他的孩子【1】【全员向】

     #和他的孩子
  #战刻全员向
  #团子们的介绍
  
  
  


   伊达组

  
  
  伊达芙侑子(date  fuyuko)
  
  伊达政宗的女儿,刚刚四岁,长相与父亲与父亲有四分相似,和父亲一样拥有一双立不起来的耳朵,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婴儿肥。和父亲那个别扭的性格不一样,超爱撒娇,小小年纪已经知道用自己可爱的外表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了,尤其最爱对父亲撒娇,有些调皮,但是不会真正惹别人生气,实际上是个乖巧的小孩子,最大的愿望是让父亲变得坦率,可以好好向母亲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
  
  
   片仓桑子(katakura sanzu)
  片仓贵臣( katakura takaomi )
  
  片仓小十郎的双胞胎儿女,今年六岁,sanzu是姐姐,是个很温婉的性子,举止优雅从容并且性格十分温柔善良,小小年纪就已经能窥见未来的绝代风华,是个很体贴人的孩子,愿望是未来能够成为像母亲大人那样的女性,takaomi个性温和,小小年纪就一副沉稳的样子,最喜欢姐姐,是个纯粹的姐控,因为和姐姐是双胞胎和姐姐长得很像,小时候和姐姐在一起被外人以为是姐妹而不是姐弟,被恶趣味的麻麻打扮成女孩子过,是个相当聪慧的孩子,小小年纪就已经学会了许多东西,愿望是成为像父亲一样的人,并且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正在不断努力修行。
  
  
  伊达拓见(date  takumi)
  
  伊达成实的儿子,今年六岁,十足十的捣蛋鬼,喜欢玩耍,不太爱学习,但也会认真学习,对于剑术更有兴趣,虽然喜欢捣蛋,但是事后也会乖乖道歉,多数都会获得原谅,很懂分寸虽然爱玩闹但是不会过火,仗着母亲的宠爱会和父亲抢母亲,很喜欢妹妹,但是自己没有,经常催促自己父母给自己生一个妹妹,是个没有妹妹的妹控。

当他们成为父亲【2】【全员向】

  #战刻全员向
  #ooc是我的
  #是的,我掉坑了
  #重度ooc请注意
  
  
  
  
  
  

  
    
  
   织田信长
  
  对待儿女的态度天差地别,每次看到都忍不住想要说一说,但是又没什么勇气敢说,对儿子的态度可以说是十分严苛,对女儿那真是宠上天了,每天就是买买买玩玩玩,儿子每天的时间被课程塞的满满的,就算是空闲时间也会被查功课。
  
  【儿子:妈!!!!!】
  
  
  森兰丸
  
  十分宠溺自己家的小公主,每次外出回来都会带一些礼物,当然一大一小两个人都有,最喜欢的时候是陪一大一小两人睡觉,会很早起床先给大的梳头发,再给小的编辫子,当然,也最喜欢这份工作,女儿控,想到未来女儿会嫁人会焦急。
  
  【兰丸!!她才两岁,别和她说未来老公的事情好么?】
  
  
  明智光秀
  
  会很温柔的对待自家闺女,即使被奶娃娃打乱资料,打扰工作也完全包容,只是笑着把闺女抱在怀里,一边哄一边工作,即使被糊了一脸口水也没有丝毫嫌弃的样子,唯一欣慰的是小团子长大一点后会乖乖的被抱在怀里不打扰他,是个很安静的孩子。
  
  【每每想要抱走奶团子的时候都会被无声拒绝。】
  
  
  丹羽长秀
  
  在自家儿子刚一周岁刚学会叫爸爸的时候开心的仿佛一个孩子,虽然很快就回复了镇定的表情,但还是被看到了,有些不太坦率,被要求抱抱的时候虽然说着男子汉要独立但还是乖乖的抱起来了。
  
  【所以说,你什么时候才会放弃给奶团子科普战术策论的想法?】
  
  
  柴田胜家
  
  在儿子出生那天在房间外面哭的好大声,看到他的时候眼睛红的跟兔子一样,虽然看着人很豪放,但是实际上也有温柔细心的一面,儿子性格也很像他,才五岁就想和爸爸练习剑术了。
  
  【去去去,都是一身汗,去洗澡,呀!!别靠近我!】

当他们成为父亲【1】

  #战刻全员向
  #ooc是我的
  #是的,我掉坑了
  #重度ooc请注意
  
  
  
  
  
  伊达组
  
  
  伊达政宗
  
  虽然总是嘴上说着更想要个继承人,不喜欢爱哭闹的小女孩儿但事实上比谁都宠闺女,经常背地里偷偷给闺女做点心,还会任由闺女摸他的耳朵揪他的尾巴,尾巴曾经被揪掉过一撮毛,还被正在长牙的闺女咬过耳朵,疼的他脸色都变了,但最后也只是把闺女挪自己怀里接着工作,是个重度女儿奴。
  
   【把点心交出来,别以为我没看见,她才四岁,你是打算让她这么小就把牙齿吃坏么?】
  
  片仓小十郎
  
  十足十的好爸爸形象,自家儿子女儿的日常所有全被他一人承包,而自己只需要像一条咸鱼一般在家陪玩儿就行,虽然很温柔的对待孩子,但是也会严厉教导他们,隐形女儿奴,偶尔会很偏向女儿。
  
  【所以说要我这个妈有什么用?】
  
  
  伊达诚实
  
  有些孩子气,喜欢带着孩子出去玩儿,虽然和孩子的关系如同玩伴,但实际上在玩耍过程用就教导了自家儿子各种道理,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玩儿,并且每次回来一大一小总是脏兮兮的,但是看着他们的笑容完全没办法责备。
  
  【快去洗澡,不然没有晚餐吃!】